????夏陌桑美眸微睁,颇为意外:“你们已经找到人了?他们在哪?”

????影恭敬的回应:“目前还无法确认他们身在何处,不过已经查到这起事件的始作俑者。”

????他说着瞥了一眼其他在场的士兵,当着他们的面没有尽数和盘托出。

????夏陌桑看出影心里有所顾忌,抬手对着守在两侧的士兵打了个手势,让他们先退下去。

????其中两名侍卫是一对兄弟,先前被夏陌桑选为贴身侍卫,他二人对影这种做法略微感到有些不满,目光凉凉地看了他一眼,不甘不愿的走出房间,暗暗在心里给此人记了一笔。

????这几日他们兄弟二人随时都跟着大将军走动,大将军从未把他俩当外人,无论得到什么消息都没刻意避开过,现在却因为这个突然到访的人支开他们,真是让人有点窝火。

????也不知这人是什么身份,竟然能让大将军区别对待。

????影自然感觉到了最后出去的那俩人岔岔不平的目光,不过他没做任何反应,只是面无波澜的看着夏陌桑,等待着她的反应。

????等到所以人离开房间,夏陌桑从椅子上起身,抬脚朝影走去,边走边开口:“抓夏云深和罗芸的是拜月教的人对吧?”

????她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语气,之前心里就已经有所怀疑,虽然她来了遥远的西域国,但是对双子之月势在必得的拜月教,肯定不会任她携着双子之月在外逍遥。

????影身躯站得笔直,点头应答:“正是。”

????夏陌桑秀眉微蹙,陷入沉思之中:这么说来,躲了这么多天,终究还是得和沈途见面。

????这拜月教抓了人却迟迟没有动作,也不知他们在暗地里谋划什么?是不是在等一个合适的机会?

????不过不管他们打得是什么算盘,她奉陪到底便是。兵来将挡水来土掩,她早已不是那个被几大世家逼得跳崖的夏陌桑。

????以为抓了身边的人就能逼她就范,未免也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,先不说夏云深有系统先生,就他那出神入化的化妆术,要逃脱拜月教的控制并不难,除非他接了和拜月教相关的任务,有不得不留下的原因。

????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,夏陌桑都相信夏云深可以处理好。

????但是罗芸的话就比较危险了,必须尽快救出她才行。

????至于拜月教,该来的总会来,迟早都得和他们正面刚,现在仗也打完了,也该是时候面对了。

????撇开拜月教的人也是打双子之月的主意,想置自己于死地不说,仅凭拜月教强行控制陌桑父母这一点,这笔账也该好好和拜月教清算清算。

????只是她现在并不知道拜月教那些人的踪迹,既然沈途已经查到消息,也只能先抛开感情的事,与他见上一面,交换一下双方所查到的讯息与资料。

????见夏陌桑沉思不语,影挠了挠后脑勺,有些窘迫的继续说出今天来这里的目的:“不知将军现下可有时间与属下去一趟雁滘峰?”

????夏陌桑瞥了一眼神情不太自在的影,直接用行动回应,快步向门口走去。

????影见此情形心下大喜,快步跟了上去。

????站在门外守着的两名侍卫,见自家将军要出门,立刻抬脚跟上。

????夏陌桑看了他们二人一眼,倒也没说什么,随他们在后面跟着。

????毕竟是叶筠诚心留下的人,想必在西域国也是不放心让她一人出行的。

????夏云深的事情叶筠本就知情,她也没想过要瞒着他。

????况且这几日与这二人接触过来,作为近身护卫的确很合适,他俩是双胞胎,身手了得,行事机敏又有默契,做事也是尽心尽责,没什么让她可以挑剔的地方,况且叶筠给她的五百士兵还得有人带领,他们二人留在身边倒是能省不少事。

????夏陌桑抵达雁滘峰的时候,已近黄昏,周遭温度已经下降至零下几度,先前因为雪崩过一次,高耸的峰脉大部分已经断裂开来,除了直面向上的斜坡,乍一眼看去就是有点倾斜度的平川。

????这会冷风呼呼地迎面刮来,身上和脸颊就像被刀子划过,当真是疼得慌。

????影在唯一一座还算凸起的冰峰前停下,示意夏陌桑他主子就在峰顶,她可以自行上去。

????夏陌桑回头看向身后的两名侍卫,嗓音冻得有些发颤:“彦文,彦武,你们俩在这等我一下,我一会就下来。”

????彦文,彦武对视了一眼,快速抬起双臂,拱了拱手,应道:“是,将军。”

????夏陌桑不再多言,径自朝峰顶走去,以免自己冻死在半路,她不得不释放出少许灵力护体,让整个人不至于冻僵。

????她不是不理解沈途选择这个地方见面的原因,西域国城内说不定已经布置了不少拜月教的眼线,她的任何举动可能都逃脱不了他们的眼睛,选在这个冻死人,却随时能看到人影靠近的地方再合适不过。

????她靠近峰顶的时候,就远远看到沈途已经等在那里,身形修长挺拔的他一如既往着一身黑色锦袍,外披一件御寒斗篷,凛冽的寒风吹得他的衣摆簌簌作响,沈途背对着她站在峰顶的边缘,眺望着远方,周身散发出冷冽的气息,如一座永不融化的冰川,不动声色,拒人千里。

????夏陌桑差点忘了,除了在她面前沈途情绪会有所波动,平日里对于任何人来说,他都是一个冷漠如斯,矜贵出尘的男人。

????大概是感觉到了熟悉的灵力波动,沈途转过身来,漆黑如墨的眼眸定定地看着朝他走近的夏陌桑,原先眸底的冰川顷刻间融化开来,染上一抹恰似温阳的暖色,嗓音低哑:“来了?”

????待夏陌桑走近的时候,看她衣衫有些单薄,连忙解下自己的斗篷,快步走到夏陌桑跟前,抬手绕过她的肩膀,将斗篷披在她肩上,俊眸里满是心疼:“天气这么冷,怎么穿这么薄?惹了风寒可要难受了。”

????说着修长的手指捏住斗篷,打算动手帮她系带子。

????夏陌桑眸光微微一闪,垂下眼帘,有些不自在的后退两步,拉住斗篷的肩角,装作不经意的扯过带子,迅速打了个结。

????沈途眸光黯了黯,却也没说什么,脚下倒退两步,自觉地拉开了些许距离。

????夏陌桑清了清嗓子,低声道谢:“谢了。”

????她走到峰顶视线广阔的位置,努力让自己的神色平淡如常,问:“你邀我来这里,是有重要的消息跟我说吗?”

章节目录

陌桑迷途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八二中文网只为原作者南柯依洛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南柯依洛并收藏陌桑迷途最新章节